良人

放弃 二

放弃   二
 
        没有得到什么消息,焦急的酒吞在大殿里转来转去,然后自己跑去找了。
        酒吞回到刚才的地方,茨木已经不在那里了。地上只有一小滩血渍;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提醒着他——茨木不见了。
      ——我是分割线呦~——
      回到刚才茨木一个人在原地失神的情景。哪怕一根筋死心眼如茨木,也受不了被酒吞如此冤枉。他已经尽力讨好红叶了,只是因为她是鬼王心爱的女人。可是酒吞那冰冷里带着憎恶的眼神,仿佛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迫不及待的将茨木驱逐出他的世界。
      那时的酒吞啊,就像一道光一样拯救了茨木:柔弱的鬼子,被人伤害的奄奄一息,被路过的鬼王所救,将茨木从弱小的鬼子变成了强大的鬼王。可是后来,也是他亲手把茨木一步一步的推向了无尽的黑暗。
       茨木呆坐在地上,嘴角勾出自嘲的笑,挚友若是厌恶吾,那吾离开就是了。听说阎魔那里有让人忘记过去的药水,去找她吧。 茨木站起来,那萧瑟孤单的背影,渐行渐远。
        ——我是分割线呦~——
       地府,阴暗厚重的云压的人喘不过气来。深沉的黑色蔓延了整片大地,吞噬着光明。宏大而又气派的建筑就矗立在这片黑色的中央,无声的彰显着自己无可替代的地位。
      茨木来这里要找的人,是同为ssr级别的大妖,也是整片地府的主人——阎魔大人。
     判官去报告阎魔大人有人来访,茨木就在大厅等着,看到鬼使兄弟亲亲密密的说着话,心脏又是一阵虫噬般密密麻麻的疼。
     转眼间,阎魔已经来到大厅了。
     “阁下,来此处有何贵干。”阎魔坐在那柔软舒服的云朵上,随意的问道。
     “阎魔大人,吾今日来,是想求一碗您的孟婆汤。”
      “哦~,为什么呢?”
      “为了忘记不应该存在的事情”。
       “那么,如你所愿” 。说完,阎魔让孟婆去准备汤了。
       “鬼使黑,茨木喝完后,送他到后面房间休息。”
       “是,大人。”
       吩咐完工作,阎魔就带着判官往回走了。
       “大人,为什么要答应给茨木大人孟婆汤呢?” 判官不理解的问道。
        “他想忘记的不过是酒吞罢了,求而不得最伤心,也算帮他一把了……” 阎魔若有所思。
        原来如此,我的阎魔大人一如既往的善良呢,好像更喜欢大人了怎么办。正在走路的判官突然开始冒粉色泡泡了。

评论(1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