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

正文需要构思,来个番外压压惊

放弃  番外  茨木篇

     “挚友挚友,你看我捏碎了一块石头”
     “挚友挚友,我又打倒了敌人”
      “挚友挚友,……”
         ……
       “滚开,茨木,能填满本大爷的心的只有月光和酒。”
       挚友啊,其实我有一整个世界想跟你分享,无论是开心还是难过,我都想告诉你,你就是我的全部。可是那个女人出现后,你的眼里只有她了。
      你只喜欢她,你有你的大江山,有忠心的属下,有喜欢的红叶,可是我只有你。常说一醉解千愁,我也喝醉过,可是什么都忘不了,反而更痛苦了。
       那几天,我故意不去找你,只是想看看我不去找你,你会不会来找我。每次见到你,总是忍不住想跟你说话,想听听你的声音,想多看看你。每次你跟我说话,我都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可是啊,等来是不是我想要的,也许我在你心里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下属。
     我知道是我贪心了,当初你救我回来,就已经仁至义尽了,是我自己贪心,想要的更多,甚至 ,想独占你,让你只有我一个。这个想法很危险,可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挚友啊,我该怎么办。
       一碗孟婆汤,救赎了我的生命。
       你无牵无挂,
       我无依无靠,
       从此,天涯陌路。

放弃 三

放弃  三

        (私设  孟婆汤的效果不是洗去记忆,是忘记对那个人的感情,所以茨木知道自己是大江山的鬼将,保留了其他的记忆)
       醒来的茨木,被鬼使黑送回大江山,正坐在一边发呆。正巧一无所获的酒吞从外面回来,看到茨木,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却碍于鬼使黑不便表露,鬼王大人心好累。话说鬼使黑也是个有眼色的,看到酒吞就起身告辞了。
        “茨木,你刚才去哪里了,我去找你都没有找到。
        “吾去阎魔那里了。”
         “去找阎魔干什么”
         “大人,此乃吾私事。”
          “你……” 茨木生硬的语气实在是刺耳,一贯被茨木吹捧的鬼王大人竟一时不能接受这个人就是茨木。可是那熟悉的眉眼,那健硕的体魄,那失去的一条臂膀的空荡荡的随风飞舞的袖子都在明明白白的告诉他,眼前这个茨木,绝对是真的。
          “大人,若无事吾便回去了,与阴阳师打了一架,吾受了一点小伤,想先回去修息。”说完就走了。留酒吞一个人在原地发呆。
          酒吞被茨木这个冰冷疏离的语气和态度惊住了,印象里的茨木不会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记忆里的茨木,永远都是笑容灿烂的紧紧跟随着他,喊着挚友,仿佛永远不会离开一样。
          ——我是分割线呦~——
          茨木回了房间,简陋的房子从外面看就非常危险,摇摇欲坠的房子,破旧灰败的色调,室内更是没眼看,即使外面是正午,阳光正好,里面依旧是昏暗的空间,只有孤零零的一张床。(一看就是单身狗,私心吐槽一下)茨木躺在床上,眼睛睁的溜圆,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是感觉忘了什么呢。
             第二天,茨木照旧去找酒吞汇报工作,然后去处理大江山的事务。只跟酒吞谈论关于工作的事,其余的连一个字都不多说。
             日日如此,酒吞终于坐不住了。
             “作为鬼王,关心下属是应该的。”做好心理建设的酒吞就去找茨木谈话了。
          
            感谢大家喜欢这个故事,我会努力更新的
       

放弃 二

放弃   二
 
        没有得到什么消息,焦急的酒吞在大殿里转来转去,然后自己跑去找了。
        酒吞回到刚才的地方,茨木已经不在那里了。地上只有一小滩血渍;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提醒着他——茨木不见了。
      ——我是分割线呦~——
      回到刚才茨木一个人在原地失神的情景。哪怕一根筋死心眼如茨木,也受不了被酒吞如此冤枉。他已经尽力讨好红叶了,只是因为她是鬼王心爱的女人。可是酒吞那冰冷里带着憎恶的眼神,仿佛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迫不及待的将茨木驱逐出他的世界。
      那时的酒吞啊,就像一道光一样拯救了茨木:柔弱的鬼子,被人伤害的奄奄一息,被路过的鬼王所救,将茨木从弱小的鬼子变成了强大的鬼王。可是后来,也是他亲手把茨木一步一步的推向了无尽的黑暗。
       茨木呆坐在地上,嘴角勾出自嘲的笑,挚友若是厌恶吾,那吾离开就是了。听说阎魔那里有让人忘记过去的药水,去找她吧。 茨木站起来,那萧瑟孤单的背影,渐行渐远。
        ——我是分割线呦~——
       地府,阴暗厚重的云压的人喘不过气来。深沉的黑色蔓延了整片大地,吞噬着光明。宏大而又气派的建筑就矗立在这片黑色的中央,无声的彰显着自己无可替代的地位。
      茨木来这里要找的人,是同为ssr级别的大妖,也是整片地府的主人——阎魔大人。
     判官去报告阎魔大人有人来访,茨木就在大厅等着,看到鬼使兄弟亲亲密密的说着话,心脏又是一阵虫噬般密密麻麻的疼。
     转眼间,阎魔已经来到大厅了。
     “阁下,来此处有何贵干。”阎魔坐在那柔软舒服的云朵上,随意的问道。
     “阎魔大人,吾今日来,是想求一碗您的孟婆汤。”
      “哦~,为什么呢?”
      “为了忘记不应该存在的事情”。
       “那么,如你所愿” 。说完,阎魔让孟婆去准备汤了。
       “鬼使黑,茨木喝完后,送他到后面房间休息。”
       “是,大人。”
       吩咐完工作,阎魔就带着判官往回走了。
       “大人,为什么要答应给茨木大人孟婆汤呢?” 判官不理解的问道。
        “他想忘记的不过是酒吞罢了,求而不得最伤心,也算帮他一把了……” 阎魔若有所思。
        原来如此,我的阎魔大人一如既往的善良呢,好像更喜欢大人了怎么办。正在走路的判官突然开始冒粉色泡泡了。

放弃 一


    
       “茨木,你在干什么”  酒吞一脸怒气的向茨木走来
      “挚友,我没有伤害她,是她自己倒下去的,你相信我啊挚友,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挚友” 茨木金色的瞳孔满是恐慌,仅有的一只手拉着酒吞,却被暴怒的鬼王重重甩开。
     “看看你手上的血,居然对女人出手,你可真出息啊,茨木,别再让我看到你” 说完,抱着红叶离开了。
     茨木坐在地上,怔怔的看着被酒吞甩开的鬼手,还有鲜血从指尖滴滴答答的落下,砸向地面,砸出一个浅浅的小坑,也不知道那血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血腥味肆无忌惮的蔓延到四面八方,酒吞那冰冷的结出冰碴子的眼神深深的扎在了茨木的心脏上,眼泪悄无声息的落在手上,那是铁血强大鬼将啊,脆弱的仿佛一阵微风就能把他吹倒。
       要在乎一个人到什么地步才会投其所好到失去自我。在众人面前强大而又威严的茨木大人,竟会露出如此脆弱的表情。
      另一边,抱着红叶回到寝宫的酒吞,找了惠比寿为红叶治疗,过了许久,红叶依旧没有醒来 ,在酒吞都想掐死惠比寿的时候,红叶终于醒来了,迫于鬼王强大的压力,惠比寿麻溜的跑了。
      “红叶,是茨木那家伙打伤你的么,我已经教训过他了,还有,我代他跟你说一声对不起,茨木死脑筋,你别跟他计较好不好。”在心爱的红叶面前,一向高傲的鬼王,低下了骄傲的头。
       “大人,您在说什么啊?茨木大人救了我,今天早上,一名阴阳师循着妖气,闯入了红叶林,要杀死我,若不是茨木大人,我可能没有醒过来的机会了。而且茨木大人也受伤了,需要治疗。”红叶疑惑着说
       “什么?你说茨木他救了你,还受伤了,”酒吞一脸惊讶,怎么会这样呢,那茨木手上的血,该死的,是他自己的血。
        “你先好好休息,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安抚好红叶后酒吞就出去了。
         “茨木呢,他去哪里了?”
          “茨木大人,他刚才出去找您了,一直没有回来啊。”手下小妖迷茫的说到。
         “没回来你们还不赶快去找。”手下小妖急急忙忙去满山头找茨木了。
  
 

酒茨 (依旧虐吞

     或许所有失去都会在漫长岁月里渐渐被看开要多刻骨才能够例外  茨木  失去你 是我最痛苦的事情   
      没有茨木的酒吞  仿佛像失去魂魄的行尸走肉 曾经挚爱的绝色美人红叶也唤不回他  酒吞抱着酒壶对着月亮  怀念曾经茨木还在身边的日子  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  为什么没发现对茨木的感情 在一切还来的及之前  茨木满脸荣耀的夸赞自己 以及为自己失去一条手臂  当时为什么会喜欢红叶呢
       白发大妖那双金色的瞳孔里满满的只有自己   亮闪闪的盯着自己  眼睛里的小星星都要冒出来了  那双璀璨眼睛的主人是爱着自己的啊 可是自己做了什么的  毫不掩饰的嫌弃  态度恶劣的嘴脸  说什么只有酒和月光才能填满心脏  原来能填满心脏的只有茨木
        茨木  你还可以回来吗  我…好想你

竹林里的故事

辉夜姬万年竹(辉夜姬篇

          我被困在这一小节竹子里,在这片竹林里,一直、一直沉睡着。
有一天,一阵突兀的笛声将我唤醒。我从梦中醒来,听着这陌生而清冷的声音,心里却变得温暖了起来。
原来这竹林中,除了我,还有其他人在啊。。。从那天起,我不再是独自一人,还有那笛声一直陪伴着我。它有时在夜晚响起,有时是白天,笛声将我从梦境中唤醒,又伴我入睡。
       那么美的笛声  一定是个温柔的人吧 来到神乐大人寮里  大家对我都很好  可是我还是想见见那个吹笛子的的人
       那天晚上 我又听到了那熟悉的笛声  跑出去看 温柔的月光下  一个修长的人影举着笛子吹得认真而又深情  让人不忍心打扰  我一直等到他放下笛子 才过去询问
      
      他真的很温柔啊  对我的问题都有认真的回答 他说他叫万年竹  我问他是不是曾经在一片竹林吹过笛子  他说是的  我听着笛声睡着了
      早上是萤草姐姐把我叫起来的  我以为我一直在竹林  突然发现枕边有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
终于找到你了 我的小公主  我等你长大
     

辉夜姬×万年竹(万年竹
      我是万年竹  在竹林生活  漫长的生命里只有竹子和笛声陪伴 突然一个人类的小女孩闯入竹林
      那个人类小女孩啊  已经去世了  她临死之前我去看她  还吹了那首就是她说真好听呀的那首曲子  人类的生命终究是脆弱的  她是我漫长生命里突然闯入的一道光  是我离不开他
       我去找阎魔  把她的灵魂带回来  放在竹子里  等着她回来  我为她取名为辉夜姬  意为照亮黑夜的光辉  我不知道她愿不愿意成为妖  我只知道我不想她死  所以我自私的让她活着
        我把她放在竹子里  把我的妖力分给她 每天晚上都会吹那首曲子给她听  等着她醒来  那天我出了竹林  回来后发现她不见了  我在人类的京都里寻找着熟悉的小辉夜的气息  终于让我找到了  在一个名为神乐的女生的寮里 成为了她的式神 
        我终于找到你了啊 我的小公主  那天晚上我在神乐寮旁边吹奏那首她熟悉的曲子  果然她跑了出来  不过这次有进步呢  还知道等我吹完在过来啊   
        后来啊  她听着笛声睡着了我把她送回房间里  给她留了纸条
       我等着你长大  我的小公主

阴阳式神录

式神录(萤草篇

      我叫萤草  是一个柔弱的小妖怪  当我刚从召唤阵里出来的时候  那个应该称之为阴阳师的女孩一脸激动的扑过来  嘴里还喊着  爹啊 你终于出现了 
      就这样在这个寮里呆了下来  寮里人不多  黑童子沉默寡言 鬼使黑整天念叨着弟弟  老爷爷就知道钓鱼  还好有个蝴蝶精陪我玩  对了 还有一个ssr的大妖怪 小鹿男  长的很漂亮呢
       刚召唤我出来的时候  阿妈就给我觉醒了 还给我买了新衣服  升星升级都是我优先  阿妈说我是她最最最喜欢的了  整天在我耳边絮絮叨叨的不过阿妈虽然又非又傻但是也很可爱呢
        寮里第一个六星就是我  阿妈拼尽欧气給我赌了一个暴击铮 带着我去单挑大蛇  虽然十层大蛇依旧打不过  但是阿妈说  爹  等我给你一套六星御魂咱再来  其实阿妈每次带我出去组队有人夸我的时候  阿妈总是一脸骄傲的说 那当然了  我家的草爸爸最厉害啦  每次战斗失败后 阿妈就会抱怨是因为自己太非又不肝  没有给我最好的
       虽然我的阿妈又非也傻  不过我还是很爱你 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哦

灯刀(短篇一发完

灯刀

我寻找的人一次次错过在茫茫的人海
        我是青行灯  传说中的ssr打妖怪  传言我喜欢讲故事听故事   其实我只是想找到那个她 那天  听人说山脚下有一个奇怪的少女  背着巨大的妖刀  散发这不详的气息  我在想  是你吗 我最爱的人
       等我赶到山脚下的时候  幸亏那个少女还在  不然又白跑一趟了  等看清楚时  心都要碎了  柔弱的少女靠在巨大的妖刀上  浑身血迹斑斑  嘴里还喊着  不要。。不要靠近我
          四目相对  是你吗  刀  我终于找到你了

强者  弱者我分不清  我只知道  不要靠近我
          我是妖刀姬  浑身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人们都不敢靠近我  因为靠近我的  都成了刀下亡魂
         那天  又有不知死活的小妖怪跑来挑衅我  杀死他们之后  力量耗费巨大  靠在刀上休息的时候  突然听到一个声音  那个声音在我耳边回响过千万次
         你终于来了   灯

分享一个歌词 有删减

分享歌词  觉得莫名贴合酒茨啊
歌词来源小白杨单曲ed毕生所爱
你恨我吗?
我怕从你眼里看到回答。
沉默中四目相接的刹那,
恍惚感知有某处 在寸寸崩塌。
曾逆风斩棘一身轻狂,
追逐途径我年少的光,
以为长路尽头不会变改,
而你偏偏是猝不及防闯入的意外,
心意没来得及 去正视,
就被风雪掩埋。
到现在 灵魂被剖开
痛彻才明白,
那天割舍的 是毕生所爱。
或许所有失去都会在漫长岁月里,
渐渐 被看开,
要多刻骨才能够例外?
如今 开始慢慢回想,
遇见你 之后那些时光:
如果你不再为我停下,
就让我陪你到达天涯。
献上我本早该 坦白的,
所有爱和忠诚。
分享沉烟的单曲《毕生所爱》